當前位置:首頁 > 光伏資訊 > 光伏展會 > 正文
“規模化怪圈”!中邦光伏集團的產能擴張老路
發外于:2019-06-13 09:00:51
來源:華夏能源網作家:吳文泉

“531新政”轉眼就過去一年了,從剛開始的風聲鶴唳,到現在的歸于平靜,政策帶來的沖擊已逐步被市場消化。

“531新政”新政是一個“分水嶺”,標志著中邦光伏步入加速去補貼化、更加深入市場化的新階段。降補貼,限規模,競價格,這一系列新政策、新措施的出臺,使得光伏行業競爭更加白熱化,一場新的“洗牌”已不可避免!

面臨嚴峻挑戰,光伏集團如何適應新形勢、新變化,在殘酷競爭中求得生存與發展?這個問題的答案,考驗著眾多集團領導人的智慧,更預示著集團未來的路能夠走多遠。

從當前市場走勢看,大規模擴張產能成為了很多集團的共同選擇。但從歷史走勢看,這是一個怪圈,規模化可取一時之勝但難保勇立潮頭,領頭集團要想擺脫“各領風騷三五年”的宿命,需要新思維、新模式。

中邦光伏集團的產能擴張老路

面臨市場競爭,大多數大型光伏集團都不約而同的選擇進一步加大投入,以量取勝,走規模化發展之路。

以組件為例:2017年,光伏組件TOP7的集團,產能都處于5GW級別(4.3-6.5GW);2018年,top7中4家集團就已經擴張到了接近10GW級別(8.5-9GW);到了2019年,TOP7集團繼續加速擴張,分別達到了15GW(晶科、天合、樂葉)、10GW(東方日升、韓華、晶澳、阿特斯)產能規模。另有愛康等新后起之秀,更是以每年超100%的速度迅猛擴張。愛康通過贛州、長興生產基地擴產,以及并購中的越南光伏等實現了產能的爆發式增長。

“規模化怪圈”!中邦光伏集團的產能擴張老路

無論Top7年均20-60%的增長速度,還是光伏新銳超100%的增長速度,都遠超全邦平均12%的增長速度。從中可以看到,光伏制造業的行業集中度正在進一步提高,一二線集團的高速擴張,帶來的將是中小集團的淘汰與出局。

迅速增長的數據背后,并不全是輝煌。巨大的規模,給集團帶來了一定的本錢優勢,并沒有如期所愿帶來高額利潤,反而使得行業平均利潤越來越低。最特殊時期,一些大型組件集團每瓦組件的利潤僅僅只有1分錢甚至是0利潤。

此外,規模化也沒有帶來預期中更快更好的技術升級。例如,PERC高效電池技術,由于其較容易在原有常規生產線基礎上進行改造,獲得了眾多大型集團的認同,規劃產能迅速擴張,短短幾年就即將從0突破到90GW左右,產能即將過剩。

目前,單純PERC電池效率提升已接近極限,即將淪為常規技術。PERC高利潤時代即將結束,預計明年,每瓦利潤將由現在的0.3元下降到0.1元甚至5分錢以下。而更新一代高效電池技術如IBC、HJT、TOPcon、MWT、PERT等,遲遲未見大規模應用啟動,光伏巨頭們都還在觀望之中,反而是一些中小集團在進行中小規模的實驗,以求彎道超車、弧線突圍。

規模化擴張,對于光伏集團來說是最容易的一條路,只要有資本就能夠快速的上產能。但歷史經驗告訴咱們,最容易的路往往是最難的路,在過去數年間中邦每一個光伏NO.1,在享受大規模擴帶來的三五年輝煌之后,無不敗走麥城,從尚德、賽維到英利,無不是如此,“各領風騷三五年”的宿命從未被打破。

是什么造成了這樣的歷史怪圈呢?

后發優勢帶來的規模化競爭怪圈

實際上,在制造業中規模化、集中化一直是主旋律。不僅僅是光伏,鋼鐵、水泥、煤炭、化工、汽車等大型制造業,每年都在預警產能嚴重過剩。但是,仍然有大量的集團爭先恐后的擴產,一個又一個越來越大的規模制造基地如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

為什么明知有產能過剩的風險,集團仍然要前仆后繼的擠上“獨木橋”?

制造業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規模效應”。簡單來說,由于制造業本錢主要源于設備本錢分攤、人工本錢、原材料本錢、研發本錢、管理本錢等,更大規模將帶來更低的分攤本錢,這在擴產后的一段時間內會給集團帶來非常明顯的本錢競爭優勢,這就是為什么很多集團熱衷于不斷擴產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是,在“規模效應”除外,還有一個“后發優勢”:集團在規模化擴產之后,很快就將面臨新進入或新擴產者的挑戰。相比前期擴產集團,新擴產者往往可以獲得更低設備本錢(發展期,行業設備迭代優化速度很快,光伏行業尤為明顯)、更低人工本錢(新擴產項目,往往建在人工本錢更低的地區),更低研發本錢(后來者可以借鑒前者經驗,減少研發本錢、避免研發風險),由此而擁有更大的后發競爭優勢。

例如在光伏行業,最新的電池生產線非硅本錢可以低到2-3毛錢,而一些須生產線非硅本錢最高甚至可以到8毛。放在目前電池市場售價在1-1.3元的背景下,這個差距就非常夸張了,須生產線會被打的落花流水毫無還手之力!

當“規模效應”遭遇“后發優勢”,先發者怎么辦?實際的選擇只可進一步擴大新建規模,以獲得更優的“后發優勢”。這就像炒股補倉一樣,拿到更低本錢的“籌碼”讓自己重新成為新的后發者。如此循環往復下去,最終形成怪圈,規模化擴張愈演愈烈。

這個怪圈的形成,將一切參與者都裹挾其中。不盡力擴產擴張,就會被邊緣化,被淘汰出局;擴產擴張就跳入了漩渦之中,天天如履薄冰,似乎加入了一場只有少數贏家可以存活的賭局,只有堅持到最后的那個人才能活下來。

面臨這個怪圈,光伏領軍集團該如何破解?中小集團有沒有彎道超車的機會?

破解規模化怪圈的“新探索”

先回顧兩個咱們熟悉的制造業巨頭興衰史:諾基亞通過規模化擴張成為了手機“巨無霸”,但卻被一個賣電腦的蘋果、搞搜索引擎的智能手機在短短幾年時間內擠下神壇,最終黯然破產;通過規模化、價格戰一躍成為中邦傳統電視巨頭的長虹、康佳們,在海爾的智能家庭電視、被小米的互聯網電視眼前,很快就風光不在,落寞凄涼。

看到這里也許有人會說:“我明白了,需要創新,需要加大研發投入”,這也對,也不對。諾基亞、長虹們研發創新投入難道就少了嗎?問題出在創新上,但根源不在創新上。智能機贏得市場,是因為有大屏幕?不是,是因為有更多更好的手機應用,有更多方便客戶操作的設置。小米、樂視的互聯網電視是因為電視更便宜、屏幕更大?不,是因為他有更豐富、更方便的實質供消費者觀看。創新研發是否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是否真正貼近客戶,是否真正理解客戶深層次需求,才是問題的關鍵。只有從服務客戶角度,才能真正貼近、理解客戶。

所以,出現規模化怪圈的根本原因,在于只是單純的簡單擴大規模,不貼近客戶貼近市場(或大到無法貼近),大而不強、大而不靈,必然羸弱不堪。制造業轉型,應該是擺脫簡單產品思維、走向“差異化、服務化”為定位的“服務型制造業”,即用服務,而不單單是用產品,去滿足客戶的多元化深層次需求,以為客戶提供更好更便捷的服務為導向來布局未來戰略。

幸運的是,光伏行業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特別是即將迎來“平價上網”時代,技術進步和市場平價化去補貼化,讓光伏逐步進入技術和客戶需求足夠多元化的時代,具備了發展“服務型制造業”的前提條件。

目前,光伏應用已經由原來簡單的大型地面、工商業電站,逐步轉型為各種規模混合形態市場,特別是近年來光伏平價化逐步實現過程中,更低的應用本錢,將會激勵更多光伏應用發展,比如小微工商業、戶用等離散應用,城市建筑一體化、農漁光伏、棚類光伏等等功能性光伏應用。

隨著未來高效光伏、廉價光伏的實現,更多新應用、新市場將會層出不窮,比如移動光伏、離網光伏、智慧光伏、交通、航空應用等等,所以光伏制造并不是只有規模化一條出路,轉型“服務型制造業”將是一條更加光明而富有活力的新路。

事實上,目前已經有很多光伏集團在向著這個方向來布局與發展了。例如,筆者近期采訪的江蘇愛康集團,正以“高效智造”戰略指引走向以客戶為核心的服務化、差異化、價值化之路,這一探索對于光伏制造集團轉型或許是一個很有價值的參考。

作為最早進入光伏電站開發建設運維的民營集團之一,愛康已經建立了從電站咨詢策劃,到電站開發、金融配套、建設、運維檢測、售電、資產出售證券化的一條龍的全生命周期電站業務布局。在電池組件制造上,愛康率先引進智能柔性生產線,為客戶提供快速響應的定制化產品服務。走差異化路線,做差異化組件,防水、防塵、強化、輕量化、小規格、異型等組件一直是集團的主打產品之一。通過快速化、定制化、個性化策略,愛康獲得了大量海外和邦內高端客戶的青睞。

在中邦市場占有率第一的支架業務上,愛康秉承著“專業化服務,為客戶創造更多價值”的理念,從不把支架當作一種單純的產品,而是一種助助客戶實現利益最大化的光伏支撐服務,以為服務比產品更加重要。

比如,對于客戶提供的設計方案,愛康都會主動利用多年專業支架優化經驗與對環球各地方標準的深刻理解,助助客戶對支架設計與架構方案進行再優化。顯然,這樣往往會增加一定的愛康內部人力本錢,但往往可助助客戶降低10%以上支架相關應用綜合本錢,以此提高客戶的整體投資回報。就像愛康支架業務張金劍總經理經常講的那樣“客戶買的不是產品,而是價值或回報!”

中邦光伏吃政策紅利、海外紅利、規模化紅利的時代已經結束,光伏制造能否轉型成功,決定了中邦光伏集團能否在環球競爭中持續占據領先地位。在平價上網來臨確當口,規模化、集中化是走向未來光伏一條不可回避的重要路徑,但筆者更相信未來光伏制造可以更加豐富多彩,其中,更加貼近客戶的“服務型制造業”將成為未來光伏最重要的組成之一。希望更多的光伏制造集團能夠適時轉型升級、堅持服務客戶的本心,走向服務型制造集團,進一步助力光伏大發展的“春天”早日到來!

索比pc蛋蛋算法(jixizp.com)責任編輯:sunnyliu

關鍵詞: 光伏組件 光伏制造
陽光電源
特變電工
華為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投稿與新聞線索聯系:010-68027865 劉小姐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聯系:010-68000822 呂先生 [email protected] 緊急或投訴:13811582057, 13811958157
京ICP備10028102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許可證:京ICP證120154號
地址:北京市大興區亦莊經濟開發區經海三路天通泰科技金融谷 C座 16層 郵編:102600